严子龙的个人网站

欢迎光临我的个人网站,期待你和我一起交流,我的微信e29992

【慈济书籍】《清净赤子心》3:第一章 初识慈济


在美国北加州出生、成长的杨凯丞,由于学习中文进入北加州圣荷西慈济人文学校就读,因而认识慈济;为提升中文能力,凯丞小学三年级时回台湾入学花莲慈济小学,因缘际会与静思精舍和证严上人结缘。


说话轻声细语的凯丞,天性善良柔软,从小连蚂蚁都不忍伤害,三岁时在美国超市目睹杀活鱼,从此不吃荤食。认识慈济后,凯丞惊喜发现,慈济里皆是志同道合的同伴,这种初心所在、“回家”的亲切感,驱使凯丞不断亲近慈济。


在杨凯丞就读北加州慈济圣荷西人文学校前,慈济并不出现在苏美娟一家的生活中,她甚至对慈济毫无所悉,是为了替凯丞寻找适合的中文学习环境,才接触到慈济。


美娟是土生土长的“台北囝仔”,读中学时爸爸中风过世,苏妈妈带着子女移居美国,含辛茹苦拉拔孩子长大。美娟因此在美国读书、就业,大学时与来自台北的留学生杨林宏相识结婚。婚后,事业心重的她与杨林宏两人成为自在的丁克族(DINK, 意指无生养子女的双薪家庭),夫妻俩原本没有打算养育小孩,不过,后来敌不过亲人担心他们日后后悔,才决定生下唯一的孩子。


美娟一直到结婚后十五年,在三十八岁时生下凯丞。“以前,我和先生看到小孩会皱眉,因为怕吵。”美娟承认,要不是因为她的妈妈-一直叨叨念念,自己并不想要当妈妈。


二00二年九月出生的凯丞,和别的孩子不一样,生下来就很安静,美娟常笑说,虽然多了一个成员,但家里真不像有小孩的感觉。个性安稳的小凯丞会站、会走之后,不会乱动东西,外出也不会随意游走,两眼总是专注看着四周,不多声也不多笑,更不随性哭闹,个性温和,从小就很好带。


学中文的因缘


美娟久居美国,生活上早已习惯使用英语,凯丞出生后,美娟对家里这个“台湾之子”也是说英文,凯丞三岁半以前中文完全不通。有一次在台湾的阿公(爷爷)想跟凯丞讲电话,但他完全没办法跟阿公对谈。


阿公失望,美娟也觉得对不起阿公,于是开始在家跟凯丞说国语,但一向温驯,对妈妈的要求配合度也高的凯丞,却意外地排斥学说国语,成效不彰。美娟只好和多数在美国的台湾家庭一样,送孩子到周末上课的中文学校,让别人教。


她打听到一家口碑不错的中文学校,为凯丞报了名,但第一天上课时,凯丞说什么也不让妈妈离开教室,美娟只好留在教室陪他。本来以为陪几堂课后孩子会习惯,“没想到每一一次上课,我只要离开他的视线他就哭,老师不忍心,于是要求我留在教室里面陪读。”


“这所中文学校很像台湾传统的学校,功课多、考试多、要背的东西多,凯丞没有中文底子,课业很有压力,很不能适应。”而且所有的家长中,只有美娟一人必须进教室陪读,“很没面子啊!”美娟说。撑了一个学年,母子俩同时从中文学校的幼儿班全勤毕业,美娟决定帮凯丞换个学校。


上网搜寻,美娟发现北加州慈济圣荷西人文学校的网站,浏览一番,知道这是佛教公益团体办的中文学校,虽然她认同慈济济世救人的理念,但娘家信奉的是基督教,自己也是基督徒,她认为把凯丞送到佛教团体办的学校,好像不是很妥当。


后来因为实在找不到其他适合的中文学校,于是她联络北加州慈济分会,参与社区志工活动,希望借这个机会了解慈济及慈济人文学校。“跟慈济接触后,我感受到这个团体的人很有爱心,做事有条理,观念也正向,而且慈济人文学校并不念经拜佛,而是着重中文教学和伦理教育,”美娟笑说,“刚开始我不懂‘人文’是什么意思,后来了解原来是有人会教你的孩子尊师重道以及孝顺父母,这对父母而言简直太棒了!”


美娟心想,那就试试吧!她帮凯丞报名慈济圣荷西人文学校后,赶快替他恶补注音符号,最后顺利通过考试,上了注音班。开学前,美娟先跟学校老师报备,凯丞中文底子差,而且依过去的经验,妈妈必须在教室内陪他适应环境,希望老师体谅。


快乐的人文学习


那天是美娟难忘的一天,她带凯丞到学校后,老师很有耐心地用一句中文、一句英文,带凯丞认识教室。上课钟敲响前, 老师让凯丞在自己的位子坐定,带着凯丞跟其他小朋友画画。美娟看凯丞似乎没有忐忑不安,于是问他:“妈咪可不可以三小时后再回来接你?”没想到凯丞一口答应: “OK,妈咪Bye Bye !”


真的不用妈妈陪?这个不可思议的运气像是天上掉下来的,美娟又惊又喜,但又不敢高兴过头,她在教室外守了一个小时。“感谢主,老师没有冲出来求救!”然后她退守到学校办公室登记做志工,等凯丞放学。


让美娟吃惊的还在后头,不只这一次而已,之后凯丞每一次上课,都不必她陪。到慈济人文学校上课后,每次他都开开心心去上课,而且进教室后就跟妈妈说再见。


美娟认为,可能是学校里的阮老师懂得贴近孩子的心,三小时的课程,两小时教中文,一小时人文教学,慈济人文课让凯丞觉得自在心安,所以不再需要妈妈陪在身边。凯丞回忆上慈济人文学校的情形,说道:“读慈济人文学校时我很开心,因为老师们都有人文理念,对我们很好很用心,跟外面的学校是不一样的。”


由于住家离慈济人文学校有一段路程,周末凯丞上课时,美娟就在学校当志工,有时候进教室,也只是担任值班教室帮手,而不是安抚孩子。“凯丞在慈济学校,我们两个都很快乐,我不必再陪公子上幼儿课,亲子之间也不会再为学中文的事烦恼。”


美娟觉得最棒的是,凯丞在这里不再排斥学中文,比起之前强调背诵与考试的中文学校,学习效果好很多。“人文学校也有考试,但教学比较生活化,只要每周的功课都有做,凯丞考试不必特别准备。”写功课的情况也大有进步,“一开始我得在旁边帮他翻译,半年后他就渐渐能够独立写作业了,而且还写得蛮快乐的。”


在课堂上让小朋友练习书法,同时也练习“静心”


通过大爱电视台,加深与慈济的接触


在慈济人文学校上一年课后,凯丞中文虽然进步了,但程度还是很浅,美娟有时念简单的中文文章给他听,他还是听不太懂,美娟必须另外用英文解释大意。每星期只上三小时的中文课,毕竟所学有限,如何能让他中文更好?美娟想到了“大爱电视台”(简称大爱台)。学校有时会播放大爱台的节目来辅助教学,她觉得大爱台的节目都很有教育性,像介绍台湾过年,婚礼习俗等,都是凯丞在美国没机会接触与了解的中华文化、对精进中文学习应该有所帮助。


因为很少看电视,家里也一直没有装小耳朵(碟型卫星天线的俗称),因此看不到任何台湾的电视节目。“我想在家里装大爱台,凯丞可以在家里学中文,让他每天都接触中文,增加学习机会,而且他一向不喜欢打打杀杀的节目及社会新闻,大爱台的新闻都干净温和,很适合凯丞。”


一向不爱看电视的凯丞,却非常喜爱大爱台,装机后,只要打开电视就锁定大爱台。“家里刚有大爱台时,以凯丞的中文程度,应该百分之八十五都听不懂,闽南语节目就更不用说了,我常常纳闷,他看得那么专心,到底看懂了多少?”美娟说。


凯丞在人文学校认识了慈济及大爱台,透过大爱台知道台湾有静思精舍与慈济小学。“那时他才四岁,我没有特别去注意他对慈济的感觉。”美娟后来回想,其实从上人文学校开始,凯丞和静思精舍的因缘已经展开了。


未完待续......

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Powered By yanzilong.com

Powered By yanzilong.com
Copyright yanzilong.com Rights Reserved.